首页 > 社会新闻

有机农业:领跑舌尖上安全与高效增收矛盾凸显

文章作者:来源:www.50x15.com时间:2020-01-29



编者按:现代农业给人们带来丰富的物质产品的同时,在对自然资源的需求和化肥农药的过度使用过程中,耕地减少、水资源枯竭、气候变化、水土流失、食品安全等诸多弊端逐渐凸显。在近日举行的“贵阳国际生态文明论坛2014年年会”主题论坛上,有机农业已经成为现代农业生态转型与食品安全同步协调发展的路径之一,引起了专家、学者和行业人士的关注。今天的版本聚焦于有机农业的当前发展,并与读者讨论这种农业发展模式所面临的问题。

恢复农耕传统,泉水种植水稻,稻田养鱼有机农业已成为解决食品安全的新途径。

今天,当食品安全事件频繁发生时,“有机农业实验”一度成为新闻媒体的热门话题。

"糯米生长在山泉水中。鲤鱼在稻田里饲养。枇杷采摘后可以直接食用。”39岁的侗族男子陈鲁青说,当村民们在现场种植东西时,他从来不担心食品安全。

陈鹿青是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从江县关东村的村民。到目前为止,他们一直保持着“种一季米,放养一批鱼,养一群鸭”的农业生产方式。鱼和鸭吃水稻和谷物害虫,除草和疏松土壤,粪便可以给田地施肥。

在全社会呼唤“舌尖安全”的现实下,生态农业越来越受到各方的重视。为了“保护”这一传统,今年从江县在14万亩传统生态农业种植面积的基础上,建立了4个总面积1000亩的示范点,储备了2800万只鱼苗和420万只鸭苗。

随着经济条件的改善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生态农产品提出了越来越高的要求。不仅在贵州,从东北的“产粮大省”到江南的“鱼米之乡”,从“蔬菜之乡”到“巴蜀之乡”,全国各地都在用现代科技理念探索绿色、健康、可持续的生态农业发展道路。

位于贵州省南部的罗甸县,沿着红水河流域的山坡,郁郁葱葱的火龙果苗“爬”上了特殊的水泥桩。豆类、玉米、西红柿、辣椒、茄子、卷心菜和甜瓜等。在山脚下长势良好。一卡车通过检查的蔬菜从这里销往周边地区以及北京、上海、香港等城市。

据罗甸县蔬菜办公室称,为响应市场对“绿色、生态、环保、无污染”的需求,罗甸县蔬菜产业初步形成了覆盖春、夏、秋、冬四季的“四个示范区”,年蔬菜产量超过6亿公斤。

从2013年开始,贵州省提出重点建设100个高效农业示范园区,重点推进“农产品质量安全信息全程跟踪试点”,并取得初步成效。

今天,贵州省长顺县绿壳蛋鸡产业示范区生产的鸡蛋都贴有二维码“身份证”。消费者只需用手机扫描,就能知道产地、生产日期,甚至产地工人的照片以及生产过程的所有信息。

对有机农业的生态追求与高效增收之间的矛盾凸显了有机农业是否只能是一种“个人生活方式”

2000年,河北省枣强县马屯镇东子龙村的农民阿津雷(音译)在村里承包了40亩土地,并开始实践他的“无农药、无化肥、无除草剂”的有机耕作,试图重拾传统的耕作方式。安吉利用肥料袋收集周围的畜禽粪便,在40多亩土地上施用畜禽粪便,并间作棉花、大豆和芝麻。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没有发生过严重的虫害

然而,对有机农业的生态追求和高效增收似乎是一对矛盾。赞,刘放村的有机农业实验没有什么经济效益,加上农村劳动力外流,村里坚持有机农业的人越来越少。金磊的实验更被视为个人生活方式,被评价为“田园哲学家”

更重要的是,这种通过传统耕作方法建立食品安全防火墙的尝试似乎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人口众多但却很少的中国无法推广。“考虑到有限的耕地,如果完全排除现代科学技术,中国的13.6亿人口将无法按照有机农业的生产方式生存。”7月11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部长叶兴庆在“生态农业与食品安全”论坛上表示。

新版认证方法发布,有机行业订单重建认证程序可追溯至2014年4月1日。新版本《有机产品认证管理办法》(以下简称《管理办法》)正式实施。

业界的共识是,经过这一轮修订,中国的有机产品监管体系是最严格的。为了规范市场,那些实力较弱的小农场将被禁止食用有机食品。"大规模的地块不适合有机生产."中国农业大学有机农业技术研究中心主任杜葛翔表示,有机农业生产单位需要适度规模。从管理成本、运营效率和尽可能符合有机标准的角度来看,500亩蔬菜是个障碍,5000亩大田作物和1000亩茶园是个障碍。

原因是当有机种植面积过大时,病虫害发生的风险会加大。一旦病虫害蔓延,就不可能按照有机栽培的操作方法来处理和控制病虫害。此外,很难完全按照有机种植标准进行管理。

中国的有机产品认证始于20世纪90年代。随着有机概念的兴起,2008年至2010年国内有机食品市场高速增长,行业也陷入混乱。

蔬菜和水果已经成为受灾最严重的地区。将普通食品作为有机食品出售是很常见的。

国内消费者对有机食品的信任度大幅下降。这种情况迫使监管机构自2011年以来修订了一系列新法规,如《有机产品》国家标准和《有机产品认证实施规则》。一批假冒有机企业被淘汰,有机产品认证机构的数量减少到23家。

“一个产品,一个代码”是新法规的重要改进:有机食品不仅需要有机标志,还需要独特的相应有机代码来跟踪产品的生产和流通过程。此外,有机标志应该按数量发放。

例如,如果有8,000斤有机黄瓜获认证,最低包装为1斤,便会发出8,000个有机标志。“这使得企业手中没有多余的标志,可以堵住鱼和珍珠混合的漏洞。”有机食品推广委员会副主任孙永江说。

最初的计划是在2012年推出《管理办法》的新版本,这一计划被推迟到2014年4月1日。杜葛翔分析的主要原因是,关于停止使用有机转换标志的条款在业界引起了很大争议。

所谓转换条款(conversion clause)是指企业生产的食品从有机管理开始到获得有机认证这段时间内,都被称为有机转换食品,有机转换标志可以粘贴在商品包装上。

国外没有有机转化的迹象,因为很容易混淆消费者,他们原本想购买有机食品,但在转化期选择了食品。然而,有机转化标志的彻底消除将打击国内工业发展和生产者的积极性。因此,《管理办法》一直被讨论不休。最终,转换期内的产品只能作为普通产品销售。

本轮有机产品认证体系升级也提高了有机认证费。以前,认证是以整个生产基地为基础的,认证费是按地区收取的。

目前的程序不再是追溯到一块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