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新闻

社融增速维持稳定 信贷结构有所改善

文章作者:来源:www.50x15.com时间:2019-10-01



?

财务数据具有很高的波动性,因此不宜过分强调8月份的数据。在严格控制房地产融资,很大程度上不确定制造业终端需求的宏观环境下,实物融资需求的改善更多地取决于反周期调整政策。包括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和提前释放地方债务在内的各种措施都表明了中央政府稳定增长的决心和加强反周期调整政策的决心。

记者李国辉

央行最新统计数据显示,8月份人民币贷款增加1.21万亿元。 8月份社会融资规模增加1.98万亿元,同比增长376亿元。 8月底社会福利存量增加。 10.7%。社会福利和新增人民币贷款数据略好于市场预期,市场气氛总体稳定。

在8月份的新增贷款中,公司贷款增加6513亿元,同比小幅增加约400亿元,大幅增加3539亿元。交通银行金融市场业务中心高级分析师杨义成表示,公司贷款,中长期贷款和票据融资在链条中都是对本月增长的贡献。考虑到最近的LPR改革,预计未来市场贷款利率将下降,并且估计该银行具有一定的加速驱动力。

在公司贷款中,中长期贷款增加4285亿元。联讯证券董事总经理李其林表示,新信贷结构质量优良,中长期贷款绝对规模和比重提高。

“在严格控制房地产融资的情况下,我们推测了放量的原因。首先,在LPR改革之后,银行预计未来的贷款利率可能会有所调整,并加快审批速度。交通银行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陈伟表示,短期公司贷款和长期贷款有所增加,这表明特殊债务减少之后,第二,特别债务减少之后,基础设施项目加快了融资。在政策指导下信贷投资结构有改善的迹象。

新增人民币贷款中,居民住房贷款增加6538亿元,同比增加约500亿元。杨义成表示,住房贷款的主要增长是居民的短期贷款,这表明进入房地产市场的消费贷款继续受到监管限制。

从信贷增长看,8月末人民币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2.4%,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月末低0.2个和0.8个百分点。去年陈伟认为,经济运行压力仍然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金融机构信用风险偏好的提高。银行间信贷分层压力的改善也相对较慢,而央行的流动性监管保持稳定,部分银行的负债流动性缺口也制约了其资产侧信贷空间。加上LPR新报价机制的实施,一些银行新规则和业务流程(合同等)的重新定义可能会延迟发放某些贷款,这可能是信贷增长下降的原因。

8月份人民币贷款增加665亿元,8月份社会融资增加1.98万亿元,同比多增376亿元。李其林说,新的社会融资接近两万亿元,表外信贷,债券和少项目是主要支撑因素。

8月份,委托贷款、信托贷款、表外票据减少约1660亿元,减少4720亿元。杨一成表示,这表明表外融资对社会融资的拖累正在逐步减少。此外,由于今年地方债提前发行,8月份地方债增加约900亿元。

陈晨认为,社会融资同比增长的主要原因是委托贷款下降幅度有所收窄,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由7月份的-455.63亿元转为157亿元。“委托贷款下降幅度收窄应该是意料之中的。对不符合新规定的委托贷款逐步消化,新增委托贷款逐步增加。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的快速增长实际上反映了当前的机构信贷。风险偏好仍然很弱,而且往往是短期的。金融和金融投资者的风险偏好是否有所改善,尚不清楚实体经济是否有实质性的好转信号。”

受监管层压缩房地产信托渠道的影响,8月份信托贷款继续大幅减少,减少658亿元。委托贷款较上月略有改善。 8月份委托贷款减少513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694亿元。李其林说,未贴现承兑汇票的改善幅度比较大,这可能与住房企业受制于住房企业后,更有可能使用预支账款的事实有关。

8月份,公司债券净融资3041亿元,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净融资3213亿元。李其林认为,债券融资的大幅增长与主要金融机构,特别是普通基金的发行量大幅增加有关。

8月末,M2同比增长8.2%,增速比上月末高0.1个百分点,与上年同期持平,显示M2增速正逐渐企稳。陈冀表示,M2增速维持平稳主要由央行稳健的流动性调控策略所决定。包商银行事件发生后,金融机构体系内部信用分层现象尚未完全解决,央行也并未大幅释放流动性以缓解流动性结构失衡,而是始终保持适度定向和总量稳健。而信贷增速持续回落,债市和股市盘整,金融机构有价证券投资渠道的信用创造也并未显着提升,加之外汇占款的小幅波动使其一段时期以来已不是扰动M2增速最为主要原因,多因素综合决定了M2增速保持相对稳定。未来,央行逐渐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的概率较大,双重降准逐渐落地产生刺激效应,M2增速可能逐渐回升。

“金融数据具有较高的波动性,不宜对8月单月的数据过度看重。在房地产融资被严控、制造业的终端需求存在较大不确定性的宏观环境下,实体融资需求的好转更加依赖于逆周期调节政策。”李奇霖说。前期包括降准、地方债提前下达等各项举措均表明中央稳增长的决心和逆周期调节政策的加力。杨一成表示,在此情况下经济无失速下行风险。货币政策方面,结构性的通胀压力对于货币政策掣肘有限。在全球货币政策转松及国内经济下行压力下,后续货币政策仍有发力空间。

(责任编辑: HN666)

地产小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