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专题

一条独具特色的中国道路

文章作者:来源:www.50x15.com时间:2020-01-15



农业机械化跨越式发展的“黄金十年”在中国农业发展史上书写了辉煌的一页。然而,历史是一个渐进的阶梯,一个要素积累的过程,是共同努力的结果。

在传统农业文明深厚、小农为主体、人地矛盾突出、地理气候复杂多样的中国,如何实现农业机械化?这绝不是漠不关心的问题。它注定要比别人付出更大的努力,也注定要走出一条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在“黄金十年”的背后,经过不同时期的实践探索,积累了几代人的心血和智慧。

中国特色的农业机械化道路逐渐清晰,即“农民自主、国家扶持、市场引导”的道路,即“资源共享、服务互利、功能协调”的道路,即“实事求是、因地制宜、与时俱进”的道路。

“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经过几十年的艰苦探索,共和国带领数亿农民追求农业机械化的梦想。20世纪50年代中期,毛泽东提出了“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的着名论断,并设想到1980年用五个“五年计划”在全国范围内基本实现农业机械化。

现在看来,虽然领导人的预测比计划提前了一点,但就连新中国在寻求农业机械化方面也“渴望成功”。然而,在亿万农民的心中,已经播下了农业机械化梦想的种子,使农业机械化的理念深入人心,鼓励后来者突破一个又一个障碍,坚持不懈地追求。

回顾65年的历程,新中国农业机械化经历了四个不同的阶段:从1949年到1980年的起步阶段,从1981年到1995年的体制转型阶段,从1996年到2003年的市场导向阶段。从2004年至今,我们一直依法宣传“黄金十年”的欢迎。

新中国成立后,党和国家始终把实现农业机械化作为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农业的重要战略目标。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国家逐步在合格的社会组织和队伍中设立农业机械站。政府已按计划分配了各种农业机械,以支持改革农业机械的群众运动。

从1966年到1978年,国务院召开了三次全国农业机械化会议。国家将农业资金主要用于农业机械化,财政总投资约90亿元,促进了农业机械化的快速发展。我们逐步建立了较为完善的农业机械管理、科研鉴定、技术推广、教育培训、销售维护和使用服务体系。中国农业机械工业从新型农业机械的制造开始,逐步从零开始发展。先后建立了一批大中型企业,包括一台拖拉机、一台拖拉机、一台拖拉机和一台拖拉机,为中国农业机械工业奠定了基础。

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大中型农业机械在超小型土地上失去使用,集体农业机械站逐步解散。除了维持农业机械负担得起的石油供应政策之外,国家对农业机械化和农业机械工业的直接投资逐渐减少。曾经有一段时间,“固定农业产量给家庭,而没有农业机械”的尴尬。

1983年中央政府第一号文件允许农民独立购买和操作农业机械。在此期间,小型农业机械和工具、手扶拖拉机,特别是农业运输车辆迅速发展。但是,大中型拖拉机和配套农具数量停滞不前,机具配套比例失衡,农机利用率低,农业作业机械化水平不高

1995年,中国开始建立市场经济体制。计划经济体制下国家出台的农业机械化优惠政策,如农业廉价柴油,全部取消。农业机械化进入市场化发展阶段。农业机械管理部门手头没有任何“政策措施”,但是跨区域的运作为它们提供了“服务控制”。自1990年以来,农业机械部门一直在促进和推动全国范围内的跨区域作业。江苏农业机械局副局长王勇回忆说,该局局长和工作人员的主要工作是用钱帮助人们。从二月到三月,他们开始到处跑,比如南向北,北向南,把收割机和地块连接起来,用机器解决农民和农民的各种纠纷,积极推动中国特色的跨区域经营和农机作业市场的发展和形成。

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后,农村劳动力开始大量转移。农村地区季节性劳动力短缺日益明显。农民使用农业机械的热情继续提高。农业机械化服务社会化和市场化进程加快。联合收割机的跨区域收割逐渐增多。中国特色农业机械化道路初步形成。中国各类联合收割机的数量从1995年的73,000台激增至2004年的400,000台。

法律和补贴政策为农业机械化的“黄金十年”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并产生了强大的推动力。

2004年,中国农业机械化发展史上发生了两次划时代的“重大事件”。首先,《中央一号文件》决定补贴农民购买和更新大型农业机械。二是于2010年11月1日正式实施。从此,中国农业机械化进入了历史上最好的发展时期。

“农机购置补贴政策具有很强的方向性和精确性,达到了一举多得的效果。”农业部农业机械化司前司长宗金耀表示,“自2004年以来,国家财政补贴总额达1200亿元,带动农民投资2000多亿元。农民购买和使用机器的热情空前高涨。农业机械化水平大幅提高,农业综合生产能力得到保障。多年来,农业机械行业走出了徘徊不前的局面,中国迅速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农业机械制造国。“

国家对农业机械的支持政策侧重于购买机器的补贴,往往是系统和完善的。201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机械化促进法》年,明确了推进中国特色农业机械化的政策框架。国家和地方政府相继实施了农业机械化推进工程和保护性耕作工程等基本建设项目。在重点环节开展农业机械报废更新补贴和农业机械运行补贴试点。他们探索了农业机械抵押贷款、政策性农业机械保险、免费安全检查、农业机械棚地管理等有益的农业措施,有效调动了农民购买和使用机械的积极性。

“正是农业补贴政策最终让我等到了农业机械化发展的春天,让我对农业机械根深蒂固的感情再次得到释放。尤其是当两台大型玉米收割机到达合作社时,我兴奋得整夜睡不着觉。我半夜起来触摸机器,哭得像下雨一样。”辽宁省昌图县平安保农机合作社主席、全国劳动模范范贾珠对此表示感谢。

范贾珠是一名“老兵”,他于1974年进入农业机械行业。20世纪70年代,他获得了“国家先进农业机械站”的荣誉,也经历了农业机械站解体后的痛苦。2007年,昌图农机补贴扩大。经过多年的沉默,他再次走出大山,建立了一个农场

参与《农业机械化促进法》初步调查的农业部农业机械鉴定站主任刘敏表示,在该法颁布之前,这种理解并不统一。有些同志认为,土地多了,人少了,农业机械少了,农民会去哪里呢?这会影响稳定性吗?有些同志认为,按照西方市场经济的概念,政府什么都不应该做,政府不应该照顾它,只是让农业机械化自然发展,没有必要促进它。促销活动是“找到米饭并把它放进锅里”.法律的引入意味着再次突破思想的枷锁。

农业部农业机械推广站主任刘闲说:“社会进步的实现需要得到促进。无论是否解放农民,法律都体现了一种价值观,是一种强大的精神力量。《促进法》将国家支持农业机械化的政策措施,如补贴农民购买机械、支持农业机械化技术示范推广、加强农业机械质量安全管理、支持农业机械科技创新等,提高到法律规范水平,为农业机械化的发展创造长期稳定的环境,加强农业机械化的发展方向。”

“我们开辟了一条符合我国国情的道路。国家也适时颁布了法律和配套政策。农民、政府、市场和企业的力量从未像今天这样汇聚,为农业机械化的发展创造了强大而取之不尽的动力。”77岁的怀特帕克(White Park)是《农业机械化促进法》起草小组的成员,也是中国农业大学的教授,他给出了新中国农业机械化发展的四个阶段的答案。

政策指导和加强政府的作用不仅体现在财政措施上,还体现在分类指导和因地制宜上。农业部组织了科学研究人员来解决长期多样的农业系统、农业机械化应用的限制、农业机械和农艺脱节以及农业生产中缺乏标准化种植模式等问题。例如,一个省的玉米种植有30多种行距模式,这不仅不利于机械化,而且有些模式的种植效果也值得怀疑。

2010年,农业部发布《国务院促进农业机械化和农机工业又好又快发展的意见》。农业机械化司与计划、财政、科教、种植、畜牧、渔业等有关部门共同制定《关于加强农机农艺融合加快推进薄弱环节机械化发展的意见》,加强农业部内部部门之间的分工合作机制。在科学研究方面,农业机械与农艺一体化技术的研究与开发受到重视,主要农作物产业的技术体系中设立了农业机械岗位专家。在推广方面,发布了主要作物机械化生产技术指南。为水稻、玉米、油菜、棉花、甘蔗和马铃薯等6种主要作物建立了54个农业机械和农艺技术集成示范区。组织和指导农民统一作物品种、播种日期、行距、行距、施肥和植物保护,为机械化作业创造条件。

从国家的集体安排到农民的自主发展,从市场经济中对农民的探索和创造,到国家法律政策的大力宣传,从解放思想到突破障碍,中国特色的农业机械化之路就这样越来越清晰地展现在世人面前。

以市场为主导,实现资源共享和互惠服务,为世界树立中国小规模农业机械化的典范。

让我们看看1986年的山西。

这是一个狭长的省份,从南到北长700多公里,横跨中国9个生态小麦区中的个黄淮海小麦区、北方春小麦区和北方冬小麦区,小麦成熟期近30天。

1986年5月的一天

1996年,农业部首次在河南省举办“三夏”跨区域小麦收获博览会,正式拉开了全国范围内大规模组织联合收割机跨区域收获的序幕。这一年,来自北方11个省的23 000台联合收割机参加了跨区域小麦收获。从那以后,一波跨地区的小麦收成席卷了全国。迄今为止,每年有30多万台联合收割机参加跨区域小麦收获。农作物也从小麦扩大到水稻、玉米和其他主要作物。

跨地区收获作业被后来的研究者誉为“中国农民在生产实践中的伟大创造”。这种新型的农业机械服务模式,通过市场机制稳定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有效地配置了资源,使有限的农业机械资源得到社会的共同利用。它有效地将成千上万家庭的小生产与不断变化的大市场联系起来,使高投入的大中型农业机械能够在分散家庭的土地上实现高产出。它解决了“有机家庭没有工作,无机家庭有工作却没有机器”的矛盾。它实现了生产方式的大规模管理,为我国小农业利用大型农业机械进行大规模、集约化、现代化生产开辟了一条现实的道路。

从农业中最重要的环节收获开始,“农业机械的普遍使用”已经逐渐延伸到农业生产的各个方面,如耕整地、机械播种和机械插秧、秸秆还田、机械化植保、谷物干燥、加工和储存等。通过农机用户与机械用户之间的作业价格“协商谈判”,最终形成了统一、相对稳定的作业价格体系,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农机作业服务市场”。

就个人资本而言,这是一个标准的“完全竞争的市场”,“有大量的买方和卖方”,没有生产者或消费者能影响市场价格。“产品同质化”,市场上许多企业只能生产同质化产品,消费者不能根据产品的差异形成偏好,没有企业能够享受垄断利益;“资源流动性”是指制造商不受任何社会法律和其他社会力量的限制而进入或退出行业。由于市场的进入和退出没有社会障碍,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生产者只能获得正常的利润,而不能获得垄断利益。“信息完整性”(Information Completeness)是指市场上的每一个买方和卖方都拥有与其经济决策相关的所有信息,这样每一个消费者和每一个制造商都可以根据他们拥有的完整信息做出自己的最优经济决策,从而获得最大的经济效益。此外,每个买方和卖方都知道既定的市场价格,并根据既定的市场价格进行交易。

引用这段个人资本的原因是为了表明“伟大的创造”不是谎言,农民的“发现”符合经济规律。“完全竞争的市场”被认为是“最理想和最有效的市场”。因此,农业机械可以通过“社会化服务”进行“联合利用”。农业机械经营者依靠机器致富,农业机械使用者可以省钱、提高效率,从而获得最大的效益。只有亿万农民真正接受它,它的生命力才能如此顽强。

与美国、欧洲、日本、韩国等已经实现农业机械化的国家相比,美国采用大规模机械化路线,欧洲采用中型集约化机械化路线,日本、韩国采用中型精细机械化路线,但农作物单一,主要是水稻。这三条路线的共同特点是资本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技术含量高,价值大。外国农民自己相对富裕,购买农业机械主要是为了自己使用。然而,中国农民的“过剩数量”、经营规模的“极小”和农民的“极弱”积累能力决定了,如果每个家庭既买不起也买不起农业机械,先进的农村路线就不能被复制。中国农民的耕地是莱斯

“许多国家的农业机械同行惊叹于中国在世界上拥有一套独特的公共服务体系,如农业机械化管理、农业机械测试与评估、安全监督和技术推广。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杨李玟说。尽管在20世纪80年代的体制转型期间有一段部分"解体、人员分散和网络中断"的时期,但自计划经济时期以来建立的这一制度一直保持完整,其功能不断得到改善。农业机械化已成为国家和农民发展的强大动力。

与改革开放前不同,农机管理部门根据各地区的自然条件、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和技术发展水平,协调农业机械化发展战略,引导农业机械化科学发展。我们确立了“因地制宜、分类指导、重点突破、重点作物、重点环节、有选择发展”的有效方针。我们集中人力和财力,在重点领域、重点农作物和关键环节取得突破,实现点对点稳步推进。小麦率先实现全机械化后,开始攻克玉米机械收割和水稻机械移栽两个薄弱环节,努力实现三大粮食作物的全机械化。并逐步启动棉花、油菜、甘蔗、马铃薯等大宗作物机械化试点示范。

在补贴政策的设计中,重点是优势农产品的集中生产区、关键作物的关键环节、先进的机具和农民专业合作社。

2007年,《农民专业合作社法》开始实施。农机管理部门实施《关于加强农机农艺融合加快推进薄弱环节机械化发展工作方案》,开展农机专业合作社示范建设活动,建立指定联系机制,培育多种模式,规范和引导农机社会化服务组织健康发展。按照“引导无压、支持无安排、服务无干扰”的原则,支持农机专业户发展成为农机大户,引导农机大户、粮食大户、普通农机专业户和农民通过机械股份、技术股份、土地股份、资本股份等多种方式建立农机合作社等服务组织。

到2013年,全国农业机械合作社的数量已超过41,000个。中国农机服务市场化、社会化、产业化不断推进,服务领域不断拓展。农机合作社利用其在技术、服务和信息方面的优势,组织农机户,在生产过程中发展多种服务模式,如“订单经营”、“全程托管”、“产前“农资团购”、“产后“统一增加、统一营销”,或通过土地流转和土地共享直接发展农业规模经营,成为目前中国农业最具活力和活力的新型农业管理主体。

农业部农业机械化司司长李卫国说,政府促进农业机械化是为了确保农民“能够负担得起,使用得好,受益匪浅”“可负担性”是指实施财政补贴政策,解决农民购买力问题,引导企业重点开发和生产符合农民购买力的先进适用机械“善用”是指通过试验和鉴定来评价农业机械的可靠性、适应性和安全性,通过安全试验和技术推广培训来保证农民的安全和保障,通过质量监督来维护农民的权益“有效”是通过组织引导,培育经营市场,强化市场主体,提高农业机械利用率和用户经济效益。

在关键的收获季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