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理财

亚太药业全年最高预亏7.5亿 9亿收购面临6.7亿商誉减值

文章作者:来源:www.50x15.com时间:2019-11-09



四年前以巨额投资收购的新业务现在已经成为亚太制药公司的烫手山芋。深圳)

早在2015年底,亚太制药以9亿元现金收购了上海新高丰生物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新高丰”)100%的股权,将其业务范围扩大到医疗研发外包服务 超过4倍的高价收购,亚太制药也增加了6.7亿元的商誉

然而,好时光并不长。在连续三年实现业绩承诺后,上海去年的新高峰完成率仅为87.86% 然而,由于四年内累计完成率为101.71%,且履行了生产线上的承诺,亚太制药没有预留任何商誉减值准备金。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上海今年的新高峰表现持续爆发。 今年上半年,目标公司的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下降了28.86%和51.5%。

在这种情况下,亚太制药计划在2019年计提不超过6.7亿元的商誉减值损失,预计年净利润损失为6.5亿元至7.5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亚太制药最近披露,其子公司上海新高峰有一些非法担保事宜。 在董事会对三季度报告的审查中,公司董事、上海新高峰前实际控制人、现任董事长兼总经理任俊投票反对该议案,同时否认上述非法担保事项,指出目标公司的管理层无法得到充分授权,内部分歧将再次升级。

9亿英镑竞标“爆雷”

10月29日晚,亚太制药披露了其第三份季度报告 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收入7.25亿元,同比下降24.37%。净利润698.6万元,同比下降95.85%。扣除非盈利后净利润为702.36万元,同比下降104.36%。

与此同时,亚太制药预计其2019年全年净利润为650万至7.5亿元,其中其子公司上海高鑫商誉的巨大减值是公司亏损的最重要原因之一 据估计,公司计划在2019年计提不超过6.7亿元的商誉减值损失。

公共信息显示,亚太制药主要从事化学制剂、原料药和诊断试剂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自2010年上市以来,亚太医药行业的业绩呈现负增长趋势。 受2012年“铬胶囊事件”影响,亚太制药上市后首次亏损,净利润为-2571.75万元。 此后,尽管该公司的业绩有所恢复,但仍未达到上市前水平。

2015年,亚太制药实施了重大资产重组。公司以4.3倍的溢价支付9亿元现金收购上海高鑫100%的股权,切入医药研发外包服务业务

在高溢价收购下,交易对手也做出了履约承诺,2015年至2018年上海新高峰期间,不归母公司的净利润将分别不低于8500万元、1万元、1万元和1万元。

到2015年底,上海高鑫将完成100%的股权转让。 目标公司的合并也极大地促进了亚太制药行业的盈利能力。 2016年,亚太制药实现营业收入8.63亿元,净利润1.25亿元,同比分别增长86.31%和125.75% 其中,上海新高峰实现净利润84万元,贡献了亚太制药近90%的业绩

但是在过去的两年里,亚太制药的经营业绩增速逐年放缓。 2017年和2018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0.83亿元和13.10亿元,同比增长25.51%和20.94%。净利润分别为2.02亿英镑和2.08亿英镑,同比增长61.35%和2.79%。 去年,该公司的净利润增长率降至一位数,远低于收入增长率。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已经连续三年完成承诺的上海新高峰,在承诺期的最后一年缺乏耐力。

根据履约承诺,验证报告完成。2015年至2018年,上海高鑫分别实现业绩9977.43万元、8400万元、4400万元和6300万元,完成率分别为117.38%、101.49%、109.16%和87.86%

其中,去年未完成的绩效承诺主要受仿制药一致性评估业务进展缓慢、上海高鑫公司CRO基地意外建设运营等原因影响。

但目标公司四年累计实现业绩4.98亿元,超过承诺总额4.9亿元,完成率101.71%。亚太制药去年没有为目标公司预留任何商誉减值准备金。

今年上半年,上海新高峰实现营业收入2.49亿元,同比下降28.86%。净利润4154.5万元,同比下降51.5%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上海高鑫的业绩发生了变化,但今年上半年,上海高鑫也是亚太制药五大子公司中唯一盈利的公司。

截至今年第三季度末,亚太制药的商誉账面价值为6.7亿元,是在收购上海新高峰时产生的。

太阳公司非法担保的披露

除了意想不到的结果之外,亚太制药最近“披露”其上海高鑫分公司存在非法担保,这也震惊了市场。

10月27日晚,亚太制药宣布,经自查,发现上海高鑫全资子公司上海新圣元制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新圣元”)违反了对外担保条件。

其中,2019年3月,安徽新华坤制药有限公司欠上海新生源专利转让费和技术服务费共计4060万元,由双方承担连带支付责任。

此外,今年1月,上海的新生将承担连带责任,保证剩余的7500万元及逾期付款利息转入温州转型升级基金和康成健康之间的主债务合伙份额。 此后,随着温州转型升级基金将康成健康告上法庭,上海的新生不得不承担连带还款责任。

根据上述三方结算协议,上海新生承诺向温州市转型升级基金支付剩余未缴股权转让金额、相关利息和法律费用,共计6955.5万元。 如果上海的新生违反协议,其董事长兼总经理任军自愿以其个人财产承担上述还款责任

需要注意的是,任俊不仅是上海新盛源董事长兼总经理,也是上海新高丰前任实际控制人、现任董事长兼总经理、现任亚太制药董事

虽然前天发布了第三份季度报告,亚太制药也透露任俊与公司董事会有分歧。 在公司第六届董事会第17次会议上,任军在审阅第三季度报告时投票反对该议案。他反对的原因包括,上海没有对新生的非法担保,上海新高峰的管理不能完全授权,平台建设停滞不前,项目实施资金得不到支持。结果,日常工作受到严重阻碍,导致上海新高峰的表现下降。

(责任编辑:王晨曦)

陕西企业在质量提升中焕发新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