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理财

衡东味儿②丨农家米酒:衡东人眼中的“本土茅台”

文章作者:来源:www.50x15.com时间:2019-10-06



2019-09-20 17: 16: 01红色网络

相关链接:衡东威尔1丨曲曲:黄酒的灵魂地球蔬菜的催化剂

Red Net Time记者江山通讯员肖亚辉实习生李一良衡东报道

在衡东,刘凤娇是着名米酒的好手。她的黄酒,甜酒和好酒,长期良好,不错,没有变色,不仅赢得了邻居的青睐,而且还喝了一杯老百姓喝的饮料,或一群“衡东土菜”的调味料和风味的秘密。

衡东是湖南省着名的“国菜”。一些最喜欢的菜与刘凤娇的米酒密不可分。因此,有人称赞“刘家黄酒”为恒东土壤。 “菜底漆”。

摄影日记

农家米酒:衡东人眼中的“本地茅台酒”

凌晨四点,在寂静的街道上,只有房间的窗户之一显示出微弱的光线。

每天四点出门是刘凤娇多年无法动弹的习惯。

刘凤娇从15到67岁到52岁,对制作东方黄酒的过程非常熟悉。

这个小屋是几十年来刘凤娇的“酿酒工作室”。在不到10平方米的这个小作坊中,刘凤娇的“刘家米酒”完成了从主食到“风味饮料”的宏伟转变。

酿造葡萄酒的第一步是清洁大米。通常,糯米常被用来做黄酒,而衡东黄酒大多是由中秋米制成的。

“一壶酒需要18公斤大米和10汤匙水才能正确煮饭。”刘凤娇独特的烹饪方法也是刘佳黄酒的秘密。

这股火光在黎明前透过窗户出现在县城的街道上。

等待大米煮熟,摊开并冷却,然后等待混合发酵剂的发酵。

白酒是恒东米酒的精髓。刘凤娇一直坚持自己酿曲,以使黄酒具有自己独特而迷人的风味。

刘凤娇介绍说,自己的曲中要添加十多种药草,每种药必须在山上捡起来。

为了加快冷却速度,刘凤娇还在侧面放了一个电风扇。

应将蒸馏器的谷物与汽缸壁分开,否则蒸馏器的谷物将提前开始腐烂。

将酒糟发酵后,将30公斤水加到一个水箱中,然后放在火炉上几天。

刘凤娇把酒糟放到火炉的大锅里,然后用大火加热。

水温升高后,将酒窖开到炉子上的铁锅上,然后在酒窖上放一个干净的铁锅,打开水龙头,然后将冷水倒入锅中。

酒锅中的酒糟在变热时会产生酒蒸气。它们将用冷水暴露于锅底,然后冷却为液态黄酒,然后沿漏水口流入罐中。

刘凤娇用勺子took了一口酒,品尝了一下味道,用干净的铜绿盖住了罐子,然后向她的丈夫打招呼以控制热量。

刘凤娇丈夫的老部门是木工。夫妻都是有名的,吃苦耐劳的人。在这个小作坊里,两人合作并努力工作。

刘凤娇拿出已经是热水的水,转用冷水。要蒸馏一壶酒,您需要将冷水换三遍。

“我们一家人的酒是18公斤大米,那是18公斤酒。加水加些水也可以使20磅重。做生意,最重要的是善良。”

刘凤娇把刚装满酒的黄酒倒入一个大罐中,然后密封起来,等待顾客购买。

密封的过程也非常特殊。如果空气泄漏,发酵将失败。

顾客来买酒,刘凤娇小心地将现煮的米酒倒入桶中,让他把酒拿走。

携带新鲜酿造的米酒的顾客不禁要吹嘘一些话。

每天四点起床,忙了六个小时的刘凤娇仍然无法休息。卖完酒后,我必须为明天的酿酒做准备。一天52年。

生活就像葡萄酒,葡萄酒就是生活。

相关链接:衡东威尔1丨曲曲:黄酒的灵魂地球蔬菜的催化剂

Red Net Time记者江山通讯员肖亚辉实习生李一良衡东报道

在衡东,刘凤娇是着名米酒的好手。她的黄酒,甜酒和好酒,长期良好,不错,没有变色,不仅赢得了邻居的青睐,而且还喝了一杯老百姓喝的饮料,或一群“衡东土菜”的调味料和风味的秘密。

衡东是湖南省着名的“国菜”。一些最喜欢的菜与刘凤娇的米酒密不可分。因此,有人称赞“刘家黄酒”为恒东土壤。 “菜底漆”。

摄影日记

农家米酒:衡东人眼中的“本地茅台酒”

凌晨四点,在寂静的街道上,只有房间的窗户之一显示出微弱的光线。

每天四点出门是刘凤娇多年无法动弹的习惯。

从15岁到67岁(52岁),刘凤娇对制作恒东米酒的过程很熟悉。

这座小屋是刘凤娇几十年来的“酿酒工作室”。正是在这个不到10平方米的小作坊中,刘凤娇的“刘佳蜜酒”完成了从主食到“风味饮料”的华丽转变。

酿酒的第一步是陶蜜。通常,黄酒是用糯米制成的,但是衡东黄酒通常在这个季节使用。

“一锅酒,需要十八斤米,添加十勺水,就能把饭煮得刚刚好。”刘凤娇独特的煮饭方法,也是“刘家米酒”的秘诀。

这一抹火光透过窗户先于曙光出现在了这座小县城的街道中。

待饭煮好,盛出来摊开弄散晾凉,等着拌酒曲发酵。

酒曲,是衡东米酒的精髓所在。刘凤娇一直坚持自己做酒曲,这样让她的米酒有了自己独特的迷人风味。

刘凤娇介绍,自家的酒曲要加入十多种草药,每一样都要自己上山采摘。

为了加快晾凉的速度,刘凤娇还在一旁摆了台电风扇。

酒糟要跟缸壁分离,不然会使酒糟提前开始发酸腐烂。

发酵好的酒糟,一缸要加30斤水,静置几天就能上灶蒸馏了。

刘凤娇把酒糟盛入灶台的大锅子里,然后用大火开始烧热。

等水温升高以后,就把酒甑驾到灶台的铁锅上面,然后在酒甑上面再放一干净铁锅,打开水龙头,往锅里放入冷水。

酒锅里的酒糟遇热以后就会有酒蒸汽,接触到装有冷水的锅底,后冷却为液态的米酒,顺着漏嘴流进酒缸里,酒香四溢。

刘凤娇用调羹接了一口酒,品尝一下味道,再用干净的帕子盖住酒缸,然后招呼丈夫控制火候。

刘凤娇的丈夫老段,是位木工。夫妻二人都是远近闻名能吃苦的人,在这个小作坊里,二人配合默契,忙活起来。

刘凤娇把已经变热的水舀出来,再换进去冷水。蒸馏一锅酒,需要换三次冷水。

“我们家的酒,十八斤米,就出十八斤酒。有些水加的多,也能做出二十斤。做生意,最重要的就是厚道。”

刘凤娇把酒坛子里刚接满的米酒倒入更大的酒缸,然后密封,等待顾客来购买。

密封的过程也很讲究,漏了空气进去这发酵就算失败了。

顾客来买酒,刘凤娇便小心翼翼地将刚酿好的米酒倒进酒桶,让他自己带走。

顾客提着刚酿好的米酒,总是忍不住夸上几句。

每天四点起床,忙活了六个小时的刘凤娇还没法休息。刚卖完酒又要去做明天酿酒的准备工作。52年如一日。

人生如酒,酒酿人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