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新闻

王石自述:今天上午我就接到了3个猎头的电话,我的去留已不重要(附万科股东大会全文)

文章作者:来源:www.50x15.com时间:2020-01-13



持续了近一年的万科股权之争终于进入了一个新阶段。万科最大股东宝能在明确反对万科和深铁重组后,要求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全面重组万科董事会。宝能提交的计划一旦通过,万科创始人王石将被迫离开该公司,该公司已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房地产公司。6月27日下午2: 30,万科企业有限公司2015年股东大会将在深圳总部召开。搜狐财务直接向股东大会报告。

关于是否留下的问题,王石回答说:“余良刚才已经代表我回答了我留下的问题。在这样一个资本的时代,我们应该和谐相处,共同前进。这就是我想说的。事实上,我今天早上接到三个电话,猎头公司。想想看,在这种情况下万科的管理层应该是稳定的。在这种情况下,万科的董事会、监事会和管理团队不可能没有影响力。我只是笑了笑。我仍然是董事会主席,但猎头公司说要提前打电话。你可以放心,我们会做我们应该做的工作。无论多么困难,从某个角度来看,我是这家公司的创始人之一,文化与我密切相关。从某个角度来看,我的未来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这种文化能继续下去。从某种角度来看,我们是万科文化的观察者。我不想扩大时间关系。每个人都知道我在说什么。个人荣誉和耻辱不再重要。”

以下是根据搜狐财经现场直播组织的万科2015年度股东大会的问答。

股东:我想问,如果王董事长继续留任,股东会得到什么回报?长期股利政策的比例是多少?

王石:其实,余亮刚才已经代表我回答了我留下来的问题。在这样一个资本时代,它应该相互融合,共同前进。这就是我想说的。

事实上,今天早上我接到了三个猎头公司的电话。想想看,在这种情况下万科的管理层应该是稳定的。在这种情况下,万科的董事会、监事会和管理团队不可能没有影响力。我笑得很简单。我仍然是董事会主席,但猎头说要提前打电话。

别担心,我们会做好我们的工作。从某种角度来看,我是这家公司的创始人之一,文化也与我密切相关。从某个角度来看,我的未来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这种文化能继续下去。从某种角度来看,我们是万科文化的观察者。我不想扩大时间关系。每个人都知道我在说什么。一个人的荣誉或耻辱是否会保留并不重要。

我自己也是企业家。我在88年放弃了股权。我有自信。什么是自信?我对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市场、我们的国家和我们的未来很乐观,所以作为乐观主义者,你不应该这么悲观,这就是我想说的。

股东:首先,王石先生的工资意味着王石先生只担任万科董事长。根据本公司提供的2015年度报告草案,王石先生不是本公司的高级管理层,仅担任本公司董事长。我们知道王石先生不负责公司的日常运营,但王石先生每年从公司获得近1000万元的工资。王石先生担任董事长的年薪是否事先得到股东大会的批准?此外,王石先生的工资是否还包括其他经济利益,如合伙人计划中的权益,合伙人计划中持有的权益是否也应包括在王石先生的工资中,一起披露并须经股东大会批准?同样,是否应披露合伙计划中其他董事的赔偿权益?

王石:首先,我是一名执行董事。我不是名义上的董事长,而是公司管理层的一员,也是一名有报酬的董事长。1988年万科重组前,我拿到了工资。1988年重组后,我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并领取工资。99年后,我不再是总经理,我仍然拿着我的薪水。我参与公司和苏的管理

解冻(万科监事会主席):王石董事长从未离职。他负责与公司发展相关的战略思考,并指导国际业务的推广,包括一些特定业务。2010年后,房地产业和万科都开始进入转型发展的关键阶段。王石董事长的旅游背景拓宽了万科的国际视野,帮助万科获得了许多国际资源和合作伙伴,这在过去几年公司国际战略的实施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股东:既然资本是王,假设有一天,股东会解雇你。管理层会做出什么考虑或安排?你能告诉我们吗?

余亮:我和王石是否留下都没关系,更重要的是中小股东!我们尊重每个股东的权益,这是他们的选择。最近,董事会将讨论相关建议。对我们来说,万科所有董事和监事的免职确实给万科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去年,万科的员工队伍开始表现出不稳定。我们尽最大努力保持它,而不影响我们的表现。但上周,在召回法案提出后,我们的一些承包和出售项目面临终止的风险。银行仔细考虑了万科的信用评级,合作伙伴调整了他们的业务条款,猎头也提醒了我们的员工。管理团队会尽力维护,但今天我们也感到不知所措。我和王石董事长是否留下并不重要,但如果万科普通员工的心被分散,股东和相关方的利益就无法得到保障。我们将在办公室里每天履行我们的职责。”

股东:王石什么时候让万科走?

我曾经说过,我说过我的成功应该是没有人再需要我了。这就是成功。从现在开始,我不成功,因为这仍然是一个关键点,而且(如果成功的话)我将被抛弃。刚才你提到秦朔和秦朔是我的好朋友。这个提议已经提出很久了。我希望余亮能代替我。如果能够实现,当然,而于亮成为董事长,当然,我同时辞职。如果我还没有被解雇,这是一个好建议。

股东:我们的管理层有什么期望吗?对每个人来说,最好坐下来谈谈这件事。让我们各走一步,考虑每个人的要求。不要让我们最终选择支持还是反对。我认为很难控制这件事。

王石:你有没有注意到我的表现,我去年停业时的内心演讲,我的社会反应,我在不同场合的发言,以及我今天坐在这里时的态度?你应该看到万科的管理层,包括我在内,为了万科的品牌和我们社会的所有利益相关者,我们一直在妥协,只要整体让每个人都觉得在股东变动期间,我们的管理层、我们的努力工作、我们的创造以及我们对所有利益相关者持续进步的关注。我相信媒体能感觉到,相关监管机构也能感觉到,我们的对手在妥协的过程中也能感觉到,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会是什么样的会议。当然,在现代社会,首先,我们遵守游戏规则,其次,什么是真正的智慧,也就是妥协。我同意这位股东的建议。

股东:目前与深铁的合作没有退路了吗?

谭华杰(万科高级副总裁):传说其他潜在交易对手是之前与我们谈判的一项交易的主体。刚才问了许多问题的股东似乎也有同样的问题。当没有谈判伙伴时,你是否暂停了股票?这当然不是,但当时真正的谈判对手不是沈铁。我们在12月18日结束了会议。12月25日,我们发布了一项声明,并与一个潜在的竞争对手签署了合作备忘录。这个潜在的竞争者不是深圳地铁,而是另一个。最近,我们在一份公告中对此事做了一点补充。此事可能是自12月25日以来首次披露,当时有这样一个交易对手,也没有进一步向投资者介绍。因此,我们在最近的公告中介绍了其他潜在交易对手的情况。目前,与他们谈判可能需要更多时间。

并不是说这笔交易已经失败,将来可能会完成,但这不是一笔与股权相关的交易,也可能是非股权交易,也就是说我们不会发行这样的交易。因为我们已经公布了重组条例草案,所以这条例草案绝对不会包含去年12月25日签署这份备忘录的所谓交易。至于它的细节,现在真的不可能透露。如果这件事要公开,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公开宣布。除了公开声明,我们不能以任何其他方式谈论这笔交易的细节。我们只能在两次披露交易主题的情况下,向股东简单解释这两次交易的披露情况。

股东:为什么公司只回购一点点(股份)?

谭华杰:为什么我们的合作伙伴计划在2014年多买少买,正是因为合作伙伴持股计划不是一种企业行为,而是合作伙伴的集体行为,也就是说,只要合作伙伴集体能够做出决定,你就可以实施,我们的合作伙伴用我们自己的钱购买股份,所有股东都必须为此鼓掌,我们希望管理层能够这样做。

但是在实施公司的回购计划时,我们确实有点被得失所左右。坦率地说,我们真的有点担心我们的股价会不会跌到11元和10元。如果是的话,如果我把买回来的钱用完了,我会怎么做?我该如何向股东解释?这确实是我们当时非常担心的一点。如果我们说到12月份股价仍低于回购价,我们一定会加大努力。然而,在那之前还有几个月。简而言之,我们不知道这100亿元能否维持下去。我不能说我们当时做出的决定一定是正确的。也许我们当时确实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也许有这种可能性,但是我们当时犹豫不决。然而,合伙人的计划是不同的。只要合伙人决定用完所有的钱,他们就会把钱交给财务管理第三方,一次性购买。这是不同的。

股东:万科什么时候恢复交易?重组计划是否有必要在恢复交易前取得成果,还是意味着?

万科董蜜:这没有直接关系。暂停交易这么长时间后,我理解每个人的心情。恢复交易要等到深交所检讨我们的答复。根据深交所的通知,我们将尽快恢复交易。恢复交易不需要重组计划产生结果。

中小股东:如果他们改变现有管理团队的结构,对整个资本市场是一种伤害,对万科可能是更大的伤害,对今天来的更多中小股东也是更大的伤害。我希望能再次与华润真诚沟通。如果我不能和他们现在的管理层沟通,我可以和他的上级沟通。

王石:应该说我是万科的主要企业家,但我也是这个团队的一员。我们队里有感情。我们正在遵循市场经济和市场的原则。我们会继续前进。应该说,万科本身已经在如何协调和协调各方利益,特别是如何稳定这一理念上妥协了。不应该说我们不能再跑了。当前线反对时,我们开始改变态度。事实并非如此。然而,这种妥协是有限度的。当然,你认为他完全违背了中小股东的利益,违背甚至破坏了万科应该在市场上得到认可、被消费者、合作伙伴和社会各方面接受的原则。这条底线是不能违背的,但是我们不认为我们会成为今天的我们。这次投票的结果可能是多数股东“一票不投”。然而,我认为大股东不能做他想做的任何事情。这是不可能的。我们仍然是相关的监管机构。例如,目前的董事会和监事会非常非常突出。

下面并不是说态度突然改变了180度。显然,万科的过去通常被完全否认。这种情况时有发生,尤其是对我来说特别的问题,这就是为什么我在2010年至2014年访问美国期间带了这么多钱。这个问题很有趣。为什么这么有趣?收到5000万元后,应该说从公司的工资到年底,我是按分红比例分配的。我拿了这两部分。在整个美国期间,我没有拿任何额外的钱。就其本身而言,这是相当误导的。这种误导的目的是什么?因为在这样的环境下,在一个非常敏感的时期,每个人都希望稳定,希望不会有波折。如果你真的问这个问题,它是非常清楚和尖锐的,我们想立即解决它,我们作为大股东,能在任何时候问这个问题吗?你忽略了正常的股票市场吗?这样,我相信,自从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我们的监管当局在如何经营这个市场方面已经有了相当多的经验。我相信监管当局此时会站出来说他们想要什么。我们为什么乐观?乐观主义在这里,而不是资本。你可以做你想做的。

我拿了5000万元,应该说从公司的工资到年底,我是按分红比例分配的。我拿了这两部分。在整个美国期间,我没有拿任何额外的钱。就其本身而言,这是相当误导的。这种误导的目的是什么?因为在这样的环境下,在一个非常敏感的时期,每个人都希望稳定,希望不会有波折。如果你真的问这个问题,它是非常清楚和尖锐的,我们想立即解决它,我们作为大股东,能在任何时候问这个问题吗?你忽略了正常的股票市场吗?

应该说万科本身已经在如何协调各方利益,尤其是如何稳定的理念上妥协了。不应该说我们不能再跑了。当前线反对时,我们开始改变态度。事实并非如此。然而,这种妥协是有限度的。当然,你认为他完全侵犯了中小股东的利益,甚至破坏了万科的形成,这应该得到市场的认可。

股东:万科管理层能让我们的中小股东团结起来对抗大股东吗?

王石:不可能有对抗。根据证券法,他拥有中小股东的权益。中小股东在大股东运作后容易损害小股东的利益。你说作为一个管理团队,号召中小股东与大股东斗争是不合适的。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