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新闻

报告文学|半世长城情

文章作者:来源:www.50x15.com时间:2020-01-02



刘宗林爬到敌人建筑的顶部,砍倒可能对敌人建筑造成破坏的灌木

燕山山脉绵延数千英里,位于华北平原的北部,一直延伸到北京和河北的交界处,孕育出翠绿葱茏的雾灵山,雾霭笼罩着雾霭。 在青山和水之间,长城蜿蜒前行,支撑着山脉的脊梁。

长城有一万英里长 长城最初在武陵山东北从西向东蜿蜒,在承德县的高山上拐了个弯,一路向南。 这个转弯留下了几百年来一个模糊的数字

从北面承德市滦平县老洼乡的哈尼良关到南面承德市滦水村和北京市密云区花园村交界处的黑谷关(又称黑关)。明朝的长城只在这里逗留了89公里,让世界屹立不倒。

43年来,承德县榆树地村的村民刘宗林默默地守护和关心着长城的这一段 将近半个世纪的守时时间是他生命的一半,更深情的是他不能放弃。

每块长城砖都铭刻在刘宗林的心中

(一)承诺这将是一辈子的事情

刘宗林在黎明时分院子角落里的大公鸡啼叫之前醒来。 看着熟睡的儿媳妇,他悄悄地从炕上走下来,开始收拾东西。

"今天不要去."媳妇连忙起身问了一句

“我不放心,必须上山 ”媳妇的话还没说完,刘宗林拦住了儿子

“好了好了,你去吧,你不介意家里的事情 ”媳妇插了一句话,怒气冲冲的坐在炕沿上

刘宗林扣着外套的手微微颤抖。他回头看着妻子,张开嘴,什么也没说。他拿起篮子,拿起斧头,走出门外,沿着一条狭窄的小路走到他家门口的山脊.

自1976年以来,30多岁的刘宗林开始在自愿的基础上保卫长城,多年来他一直定期出现。

在九月的雾灵山脚下,你根本感觉不到无法忍受的夏日酷热。 今年74岁的刘宗林坐在院子里的一张小凳子上,回忆起那些日子,咧嘴一笑。

旧的过去曾放在老人的心里,但现在风轻云淡。

算了,他已经守护长城43年了.

仅仅通过参观,风雨侵蚀,战争和人为破坏,长城废墟杂草丛生,许多曾经占据边塞的古代长城在烟雾中倒塌,消失在记忆中。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新中国面临着各种各样的问题。经过多年的磨砺,保护长城逐渐被提上议事日程。 1976年,长城沿线设立了一个志愿文物保护者。承德县榆树地村党支部书记发现了刘宗林。

“这个村庄需要有人站起来承担保护长城的重任。你能做到吗?”

"请放心,组织会完成任务的!"刘宗林毫不犹豫地牢牢接管了任务。

老支书很不放心:“这是一件耽误家庭工作的事情。你家有一位老母亲和四个半岁的男孩。你的儿媳妇仍然健康不佳。你好好想想!"?

刘宗林想知道,真的有那么难吗?既然你已经同意了,你就要唾弃每一颗钉子,决不食言!为了保护长城的承诺,刘宗林从未退缩。 从那以后,上山已经有三到五天了,一次散步已经一整天了。

承德县长城的最西部是黑家关,它位于北京和河北四县的交界处,东面是承德县,西面是密云县,北面是滦平县,南通是兴隆县。 据史料记载,明代的黑谷关曾是关外通往都城的战略关口。 清朝以后,战略意义和交通状况日益减弱,在岁月的侵蚀下,只有敌人站在山上远眺,静静地站了300多年。 因为这里的山极其危险,敌人的据点都是陡峭的岩石,像刀子和斧子这样的狭窄山脊形成了天然屏障,所以长城很少修建。 只有敌人的车站,没有城墙,已经成为长城的独特景观。

刘宗林的任务是视察承德县长城89公里处分布的9座敌楼。 穿过敌人建筑和敌人建筑之间的荆棘小径是极其困难的。 一栋又一栋敌方建筑巡逻,清理阳台上生长的灌木根部,防止墙体接缝处生长的厚草和细枝砸碎墙砖,查看哪里有火灾隐患需要及时防范,并查明长城是否有损坏的痕迹.

半个月来,我在山上看长城。 家里所有的家务都落在媳妇张凤兰的肩上。 为了养育四个儿子并照顾好婆婆,一个人必须照看好地里的农活。一个人怎么会这么忙?因此,张凤兰对刘宗林的抱怨并不少。

在20世纪70年代末,生产团队是最基本的生产单位。 每个家庭都根据自己的人头计算工作点数。到年底,工作点的数量决定了家庭拥有的木柴、谷物和金钱的数量。

1977年元旦前,忙碌的张凤兰把他十几岁的第三个儿子刘海军叫到队里观看工作和获取食物。 孩子高兴地提着篮子跑了出去,但是过了一会儿,他低下头,满脸泪水地把篮子拖了回来。

“妈妈,他们说我们家没几分钟了,什么也得不到 ”话还没说完,孩子就开始嚎啕大哭

张凤兰找不到一句安慰的话,抓起儿子哭了

晚上,当刘宗林参观完长城回到家时,他看到母亲和儿子痛哭流涕。

春节期间,一个七口之家围着一锅卷心菜汤和一些三面糕点吃除夕晚餐。 刘宗林心里觉得他欠儿媳妇和家人的。他一直保持沉默。

“我将来不会去长城 ”张凤兰急了

“那不行!”刘宗林坚定地说,承诺是一生的事情,即使很难实现,也必须继续下去。

43年来,刘宗林一直眺望远方,守护着长城。

(2)保护我们祖先的历史背景

当太阳好的时候,站在横梁上往外看,整个燕山山脉的洼地看上去就像一个化着红色妆的少女。她红色的脸上覆盖着一层粉红色的绒毛 悬崖上的悬崖在阳光下也越来越绿。 偶尔,那些跳过头顶的野鸡,带着长长的尾羽和微风,“嗖”地落在远处低矮的树枝上,打破了群山和丛林的寂静。 这片风景是大自然对那些独立坚持的人的奖赏。

刘宗林不擅长表达自己的感受。每当他遇到上山寻找长城的游客时,他都会用朴实的语言介绍这座山一年四季看不到的风景:杜鹃花、丁香和金银花在春天竞相开放。 夏天,金莲花和海葵在斜坡上铺地毯。 秋天,山杨和五角枫的山坡一层一层地变成黄色、红色和紫色。“这是一个美丽的。” 冬天,冰雪中的松树和柏树依然兴高采烈,保持着山野最后的绿色。 他总是加上:“最壮观的是山顶上的长城,强大而壮观!”

刘宗林坐在敌人楼上休息了一会儿,不停地搓着石头,思考着3335.4万块重6700公斤的大石头。古代人要花多长时间才能到达这么高的山脊?一座敌人的建筑是一样的,有单层建筑和双层建筑。需要多少努力?

庄稼人不多说话,他们对祖先的力量和智慧的崇敬变成了行动。 刘宗林一年到头总是一周上山两三次,雷声不能移动。 然而,雾灵山不仅给了长城的孩子们美丽的风景,而且不时发出危险的警告,不要接近陌生人。

雾灵山美丽的外套一件接一件地包裹着险峻的危险。 被今天的旅行者称为“明代地理专家”的徐霞客曾经这样描述雾灵山:“雾灵山与雾灵山连成一片,陡峭的悬崖遥不可及。我知道我现在会阻止它。古人控制着这里的大山口。” “可见这一带山地灾害频发,在山里行走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为了保护长城,刘宗林登上了这座山

雾灵山地形的复杂性决定了气候的多样性。 “三里不同日,一山三季”是这里气候的形象描述。 森林深处陡峭多变的天气给上山下山的安全带带来了很多不确定性。上山时,天气会晴朗空。当去山顶时,可能是风和雨的结合,这会使刘宗林遭受很多痛苦。

2000年初夏,利用好天气,刘宗林一大早就背上一个篮子,打包好干粮和水,拿着一把斧子去了山里。 听到大黄狗的动静,一根骨头从地上爬起来,率先跑出大门

“黄,等等,慢慢跑 “

”王,王,王.“

一个人,一只狗,一只接一只,向最近的5号长城敌楼走去

雾灵山被扔在刘宗林家门口。村民们称之为“黑沟” 刘宗林对这篇文章太熟悉了,再也不知道了。 他数了九座敌人的建筑,从1号延伸到9号。离他家最近的梁紫是敌人的第五栋建筑。 走近需要一个多小时。

当我上山时,阳光灿烂。当我到达山腰时,天突然变得阴沉沉的。转眼间,雨点“哗哗”落下来。 爬山最怕大雨。 山上的黄土和泥土被石头覆盖着,往下流,我在哪里能找到路?

刘宗林斜靠在一把刨刀上,小心翼翼地顺着山坡往下擦。然而,他绊倒在一根被泥浆覆盖的半开的树根上。他翻过半山腰,在幸存前挂在一棵树上。 他知道胸口一阵剧痛,肋骨骨折 平时,沿着山路走需要一个多小时,这一天需要三个多小时。 当他到家时,他害怕他的儿媳妇。他一句话也没说。直到半年后,他的胸部才恢复。

大自然中隐藏的危机远不止这些,但它从未阻止刘宗林保护长城的承诺。

夏天是杂草丛生的季节,艾草处于危险之中。上山时你应该更加小心。

通常,在上山的路上,大黄狗总是跑在刘宗林前面十米以上。当他看不到他走过来时,他大喊“你好” 但是十多年前的那个夏天,大黄狗爬到半山腰,躺在一个陡坡上。他拒绝再往前走了。

刘宗林意识到,有一种情况!他紧紧地握着斧头,慢慢地走近大黄狗,看见一条粗壮的胳膊盘绕在地上的大蛇,抬起头盯着它们。 仔细观察,刘宗林的心“砰砰”跳了33,354下。这条蛇有一个三角形的头,吐出一封信!它是一条毒蛇!

在不到一英尺宽的小道上,我能藏在哪里?

这让刘宗林不免有点紧张,硬着头皮举起斧头与毒蛇搏斗,大黄狗左闪右闪地伸出援手 最后,毒蛇被他们打败,沮丧地逃跑了。

山形设置的这些危险“陷阱”对刘宗林来说毫无意义 相比之下,在他早年,村民们不理解他保卫长城的行为,说了一些冷言冷语,这使他更加“坚定”

回忆起43年春秋时他有义务保卫长城,刘宗林在村子里度过了一段艰难的时光。 “那是个爱管闲事的人”和“让空言归正传”.那时,就像这样,刘宗林可以不时听到,带着一颗冷静的心.

在20世纪70年代末,峡谷和沟渠里的材料短缺,村民们去山里建造猪圈和路障,并从敌人的长城建筑中移走大石头和砖块。 刘宗林听到后,急忙跑到山上,挡住了人群,拦住了他们。

“快把它放下。长城上的一块砖不能动!”

"你没有修复长城,你无法控制它!"

当我还是长城保护者的时候,没有人认识这个“头衔”。当我开始工作时,我经常得罪人。窒息和窒息对我来说很常见,而且这种情况时有发生。

一些村民轻声说,“房子离家只有几个砖和石条。房子将被修理。你不能眼睁睁看着房子倒塌。这一次,你看不见它 刘宗林的回答总是果断的:“不。” 长城是我们祖先留下的历史遗产。我们不能修复损坏的地方,但是我们不能再拆除它了。 如果我们真的想毁掉所有这些好东西,我们都是历史上的罪人!“

许多年前,因为保护长城,刘宗林的罪犯也不少 即使大儿子和二儿子都到了儿媳的年龄,也有人讽刺地说:"没有女儿可以嫁给他的儿子。" “

没什么可说的,但如果是长城,那就没用了。 只要村里有大会,刘宗林就会尽可能给村民们工作和理由。 经过多次交谈,每个人都慢慢开始注意长城,并意识到它的保护作用。 将来,没有人会再搬长城砖了。每个人都知道这是我们祖先留下的宝贵财富。

路遥知道马的力量,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会明白的。 看到刘宗林43年来保护长城的义务毫无意义。为了保护我们祖先的历史背景,大家伙开始在心里佩服刘老汉。一些村民也开始加入他的团队,成为长城的自发保护者。

(3)只要我能走路,我就会看着她。

“据说长城两边都是家乡。你知道长城有多长吗?这是一个激起沙漠边界的冷月,它与中国儿童的心灵相连.长城在哪里?它在我们普通人的心中。 “着名词人颜肃写的《《长城长》》风靡一时 刘宗林听到这首歌时特别兴奋。

是的,刘宗林对长城的感情是与心脏和血液联系在一起的。

抗日战争时期,雾灵山曾是八路军的抗日根据地。 1938年,八路军第四纵队以雾灵山为中心,在长城两侧开辟游击区,在敌后建立根据地。 日寇采取“笼络政策”,把山上的人赶下山,不断释放火烧山,试图切断军民关系,但武陵山区人民的抗日战火从未熄灭。 这片古老的土地写下了感人的爱国篇章。

1946年生于刘宗林,几岁时他就知道自己住在革命老区。 听村里老人的话,抗战期间,附近的滦水村被鬼子变成了“无人区”,村民们都被赶到了榆树地村。 面对非人的日本侵略者,老百姓毫不退缩,凭借险峻的地形优势通知八路军。 1949年,当国民党杀害当地一名解放军记者时,要求村里的11个人“陪伴”他,包括刘宗林的父亲。

“没有共产党,我们家今天就不会有这样好的生活。 “刘宗林于196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已经当了50年党员。 他认为,只要是党分配的任务,就必须完成。 这不仅是一个承诺,也是融入血液的责任。

在长城附近,在群山的怀抱中,刘宗林用了将近半个世纪的时间带着深深的感情看着历史。 “对大理来说,长城是中国的名片,也是全世界羡慕的对象。对小李说,我出生在长城脚下,在她身边长大。我不能让她离开这么多年,我总是担心她。 “

C045是承德市文物局发给刘宗林的文物保护人员证书的编号 这张证书,刘宗林一直是一个宝藏,锁在抽屉里。 到目前为止,红色的塑料大皮肤和新的一样光滑。 证书照片中的刘宗林穿着中山装,又厚又黑。 颁发执照时,刘宗林52岁。

刘宗林因保护长城赢得了许多荣誉 2015年,他获得承德十大新闻人物提名。2016年,他获得承德市第三美丽人物、第六道德模范称号,2017年,他还被评为“河北好人”

“在天堂之下,在地球之上,长城脚下是我的家乡 每一个中国儿女都有责任和义务把保存了几千年的长城遗址更永久、更完整地传递给子孙后代 目前,我省长城沿线59个县(市、区)中的55个县(市、区)已经建立了长城保护者队伍,雇佣了800多名长城保护者默默地保护着长城沿线的这一世界文化遗产。

“将近半个世纪了,在我心里,总想着长城,有时间想上来转转看看 只要我能走路,我就会一直看着她。 “刘宗林最大的愿望是长城的这一部分能得到更好的保护和利用,以便后代能永远看到她的宏伟形象。 (记者曹政)“这些照片都是记者赵海江拍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