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新闻

时代新材卖子迷雾:净资产缩水2.2亿被指贱卖 “输血”38亿资产负债率仍高达69%

文章作者:来源:www.50x15.com时间:2019-11-15



长江商报上海长江商报记者沈有容报道称,华信作为子公司上市出售时,持有其65%的股份。新材料的异常行为。sh)在被列为中央企业中车旗下的一个平台时就引起了质疑。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泰晤士报新材料》对此资产处置有很多疑问。时代华信成立于今年8月。半个月后,公司将π电影产业的原价纳入发行项目。一个月后,该公司宣布上市出售。

待出售的π电影产业极具想象力,也是一个由新材料推动了8年的高质量产业。 两个月前,《泰晤士报新材料》高度赞扬了它。现在它突然更名为“长周期”、“大投资”和“核心人员流失”

相比之下,《泰晤士报新材料》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以下简称扣除非净利润)已经亏损2年零9个月,许多子公司亏损。

为什么《泰晤士报》的新材料不剥离损失,停止损失,而是处置高质量的资产?为什么基础净资产急剧缩水?核心员工为什么会流失?为什么时代的新材料有不同的词汇?

石花鑫的潜在受让人也很有疑问是石花生,一家位于同一个城市、主营业务几乎相同的公司。 此外,时代华盛的许多自然人股东曾经是时代新彩的员工,甚至是项目的核心人员 因此,时代的新材料又被贴上了利益传递的标签。

值得一提的是,上市17年来,泰晤士新材料的股权融资已达38亿元,这一基金频频补血。 截至今年9月底,公司资产负债率仍高达68.93%,流动性不足。 这是为什么?

在这种情况下,《泰晤士报新材料》如何摆脱困境?上周,《长江商报》的一名记者给《泰晤士报新材料》发了一封采访信,但没有得到具体回复。

石花鑫出售资产并不奇怪,但石花鑫出售资产却非常惊讶。

经营亏损使自己很难通过主营业务摆脱困境。通过出售房子、名画、子公司和其他手段,一个人可以突然增加利润,把亏损变成利润。 这种现象在a股市场并不少见。 特别是,“卖孩子以求生存”的现象在多年亏损、暂时没有希望扭亏为盈的公司中更为普遍。

时代新材料就是这样一家公司

第三季度报告显示,今年前三季度泰晤士新材料的营业收入为79.97亿元,同比下降3.83%。净利润(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为1200万元,同比增长8600万元,同比下降85.44%,不含非盈利净利润为-2200万元

从单个季度来看,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公司净利润分别为3200万元、-2100万元和-1.01亿元,不含非营利组织的净利润分别为2500万元、-3500万元和-1300万元

今年前三季度主营业务遭受损失,包括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的损失。

今年前三个季度,它不仅在主营业务上亏损,而且在过去两年里,它的经营业绩一直很差。

2016年,新材料时代的净利润为2.42亿元,2017年大幅降至6900万元 去年,该公司亏损4.27亿元 2017年和2018年,公司分别扣除非净利润-0700万元和-50400万元,造成持续亏损。 包括今年在内,扣除非净利润后,公司累计亏损2年零9个月。

在这种现实情况下,将亏损转化为利润似乎是时代新材料的重中之重。 依靠其主营业务弥补损失暂时是无望的,出售资产似乎是唯一的办法。

长江商报记者观察a股公司为扭转资产损失所采取的措施,发现大多数公司使用止损措施出售亏损资产,以及出售房地产和闲置资产。出售盈利性资产导致亏损的情况极为罕见。

根据这一逻辑,《泰晤士报新材料》似乎也在剥离其亏损资产。 根据今年的半年度报告,该公司有14家控股子公司,其中7家亏损。 在遭受损失的7家子公司中,最大的是实达华贤材料,亏损2551.79万元,其次是华润置地科技有限公司,亏损1068.2万元。 此外,中车华轩、时代电气绝缘、中车宏辉也分别亏损784.3万元、339.66万元和366.8万元。

上述亏损子公司不是第一家亏损子公司 根据去年的年报,华润新材料科技(CRRCNEWMATERIALS TECHNOLOGIES SGMBH)亏损6849.3万元,时代中国先进材料亏损2388.8万元,时代电气绝缘亏损1126.5万元。

对比发现时代华县物资的损失有增加的趋势。公司主要从事高性能芳纶材料和产品的产业化。

总而言之,在市场看来,新材料时代最有可能出售的是中国第一材料时代

华鑫此次出售的核心资产是聚酰亚胺薄膜行业。 泰晤士报新材料(Times New Materials)在今年的半年度报告中明确表示,聚酰亚胺薄膜生产线的大规模生产越来越稳定,销售收入7014万元,净利润527.5万元。它已经开始供应华为、三星和VIVO等手机品牌,产品供应短缺。

与其剥离亏损资产,不如停止亏损,处置前景看好的盈利资产。为什么《泰晤士报》的新材料做了相反的事情?

3个月后,2 . 7亿净资产变为5000万。

除了对出售华信必要性的质疑外,其净资产的变化和估值也引起了质疑,包括《泰晤士报》新材料对标的资产的定位,这是不一致的,似乎是自相矛盾的

根据公告,时代华信成立于今年8月14日。当月28日,时代新彩宣布将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将聚酰亚胺薄膜产业转让给时代华鑫,并进行后续实施。

公共信息显示,聚酰亚胺薄膜项目(PI film project)被视为时代新材料的核心项目之一,建设始于2011年 2013年,公司为本项目配股募集资金12.68亿元。 2015年,该公司声称已经解决了技术问题,并于2017年底成功投产。

协议转让给时代华信时,以今年5月31日的账面净值为2.7亿元人民币作为基准日的这样一个大有可为的项目按面值转让。

但是在本次交易中,截至评估基准日今年8月31日,实华新的账面净资产仅为5000万元,评估值为7.95亿元,升值7.45亿元,升值率为1489.21% 为什么净资产在短短三个月内缩水了2.2亿元? “时代新材料”推出的PI电影项目克服了许多技术难题,这些显然是时代华信最重要的资产。 但是,本次交易无形资产1702万元的估值没有明显变化。

此外,皮电影项目已经大规模生产,并计划扩大生产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在类似的情况下,大多数a股公司的并购都存在增值现象。 这一交易在这方面似乎也没有附加值。

或者因为上述原因,市场指责《时代》的新材料廉价出售他们的资产。

为什么估值这么低?据《泰晤士报新材料》报道,聚酰亚胺薄膜项目存在资金需求大、建设周期长、核心团队流失和国际环境变化等不利因素。

从2011年开始筹备至今已有8年,工业化已经实现。产品供不应求。 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新材料在这个时代的建设周期很长?失去核心团队的核心人员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丢了?它去哪里了?时代的新材料都被掩盖了

引起市场注意的是,也在湖南株洲的石华生是这笔交易的潜在受让人。 张布冯等人是时代华盛股东株洲赵红资助的时代新彩聚酰亚胺薄膜项目中的重要人物。其中,张布冯是时代新彩聚酰亚胺薄膜项目的负责人。

核心人物张布冯还在时代新材料的位置上吗?如果你已经离职,有竞业禁止协议吗?张布冯在这笔交易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综上所述,新材料转移子公司时代华信的股权问题笼罩在迷雾之中。 谁在导演这些场景?

38亿的股权融资仍然“缺钱”

华新在新材料转移时代还有一句话,就是缺钱

π电影项目是时代新材料筹集的12.68亿元项目之一 据《泰晤士报新材料》报道,皮电影项目筹集了3.65亿元。截至今年9月底,已使用2.51亿元,未投资1.14亿元。

不过,此次转让时,施代新彩表示,虽然聚酰亚胺薄膜技术含量高,市场前景良好,但后续的生产扩建投资预计超过10亿元,建设周期较长,预计需要5年以上才能完成。

这也是《泰晤士报新材料》第一次公开提到PI电影项目的扩展 事实上,即使花5年时间投资10亿元扩大生产,新材料的时代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解决。

π电影项目原本计划筹集6亿元,后来减为3.65亿元。

此外,汽车用轻质环保高分子材料和特种高分子耐磨材料的产业化项目全部终止。最初的计划是筹集3.92亿元和1.24亿元。

可以看出,如果筹集到的资金不用于其他用途,PI膜项目扩建所需的资金基本可以解决。 近年来,《泰晤士报新材料》频繁筹集资金临时补充营运资金,2017年和2018年分别为5亿元和4.5亿元

时代新材料于2002年上市。自上市以来,公司通过配股、增资等方式筹集股本38.36亿元。 其中,2016年,公司将再筹集15亿元。除了1.65亿元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其余将用于补充公司的营运资金。

但是,目前时代新材料的资金仍然不足 截至今年9月底,公司拥有13.85亿元的货币资金。 另一方面,短期贷款13.9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2.04亿元,其他流动负债5.05亿元(其中超短期融资券5亿元),合计20.99亿元。 同时,长期贷款10.75亿元。

今年前三个季度,公司的净营运现金流为-4300万元。 这表明该公司有明显的偿债压力。

股权融资高达38.36亿元,大部分经营现金流为当年净流入。为什么新材料仍然缺乏资金?

据刷新数据显示,自2015年以来,时代新材料还出售了非绝缘涂料行业、时代电绝缘电磁线项目的部分资产、汽车保险杠项目的部分资产、时代橡塑50%的股权、时代电绝缘90%的股权等。据估计,将收回3.46亿元。

当然,泰晤士报花了2.9亿欧元(相当于22亿元人民币)收购ZF治下的博格橡塑业务的全部资产,这可能是最昂贵的项目。

(责任编辑:张洋HN0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