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新闻

东方基因:圈钱嫌疑较大 创始人淡出公司

文章作者:来源:www.50x15.com时间:2019-10-23



?

浙江东方基因生物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基因”)披露了科创董事会公开发行股票的招股说明书,并已被上海证券交易所董事会接纳关于股票发行和上市的信息,截至9月5日,披露了三轮查询。

Oriental Gene成立于2005年,致力于药物和传染病的检测,产前和产后状况的检测,肿瘤标志物的检测以及心肌标志物的检测。根据招股说明书,Oriental Gene计划发行3000万股股票,并计划筹集5.6亿元,用于年产1万人的快速诊断(POCT)产品项目,技术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随着体外诊断行业的兴起,Eastern基因也引起了很多关注。

《股市动态分析》在对《东方基因说明书》进行了深入研究之后,该周刊的记者发现该公司筹款项目可行性报告的内容显然是不合理的。同时,在很短的时间内股权转让的价格巨大或繁琐。此外,创始人的股权摊薄损失了。控制同样值得市场关注。

可行性报告不合理

从2016年底到2018年底,Oriental Gene有18,481,200,25,585,600和367,756,200(条带:POCT结合了条,笔,卡片,关节卡片,关节,杯子等各种形式)即时诊断试剂通量。在过去的两年中,公司一直在扩大生产。根据募捐项目,该公司计划投资2.41亿元,增加2.4亿份快速诊断产品(招股书中没有说明,或相同的“条”)。

由于公司的产能扩张主要基于设备投资,住房和建筑物的扩张,根据以上数据,基于2017和2018年的产能扩张,我们得出以下计算数据:

2017年的扩展:

设备原始值扩展:

1,358.97-1,102.10=256.87(万元)

容量扩展:

25,585.56-18,481.32=7,104.24(10,000)

单位生产设备投资:

256.87/7104.24=0.0362(元/条)

2018年扩大产量:

设备原始值扩展:

1,852.21-1,358.97=493.24(万元)

容量扩展:

36,756.72-25,585.56=11,171.16(10,000)

单位生产设备投资:

493.24/.16=0.044(元/条)

促进投资扩张:

设备投入:10,495.73(万元)

新容量:24,000(10,000)

单位生产设备投资:

10,495.73/24,000=0.437(元/条)

0.437/0.0362=12.07(次)

0.437/0.044=9.93(次)

2017年和2018年,单位容量设备的投资分别仅为0.0362元/件和0.044元/件。以东方基因上市投资项目为例,设备的生产能力为0.437元/件,即公司2017年。单位设备投资的年产能扩大12.07倍,也接近公司的10倍。 2018年新增产能设备投资。这种价格差异必须值得怀疑。东部基因可行性报告的编写基础存在很大差异。有一种怀疑是利用董事会的科学来赚钱。

兄弟:创始人从公司中淡出

东部基因从2016年5月中旬到2016年7月,在一个多月的时间内进行了三次集中股权转让。 5月14日,公司实际控制人之间进行股权转让,股权转让价格为1.22美元/注册资本。

第二个6月4日开始,主要是实际控制人向外部资本投资者的股权转让。该公司已引进机构投资者,如上海香河,浙江永石和安吉裕威,转让价格为每注册资本3.98美元。

从6月24日开始,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第三次继续向上海香河转让2.375%的股份,此外还引入了上海永创和连云港崇城(实际上与上海有关香河)机构投资者。同时,部分股份第二次转让给浙江永实。此外,在股权转让期间,还介绍了宁波俊义和杭州天田的投资者。上述第三次股权转让的所有转让价格为每注册资本$ 10.28。

除了第一次股权转让,第二次和第三次股权转让外,在相隔仅20天的情况下,价格差异非常大,并且某些转让人的前后均相同,但定价为显然有偏见和不合理。它不排除可能涉及利益转移。

根据招股说明书,Oriental Gene的创始人是曾在德国和德克萨斯大学学习的方秉良。 2005年,方秉良总投资1200万美元,用技术,进口设备和现金建立了东方基因。但是,如前一节所述,方炳良的股权已被多次稀释。 2016年之后,它不再是第一大股东。实际最大的股东是方小良和他的儿子方建秋。

根据方炳亮在医学研究和出国留学方面的经验,方炳亮的公司成立较为合理,方晓亮和方建秋在POCT和体外诊断领域没有技术知识,只能被视为职业经理人。但是,从2018年招股说明书的情况来看,方秉良不仅被稀释了股权,而且在公司董事的高层中也没有职位,甚至不在公司核心技术人员的名单上。

尽管方秉良,方晓亮和方建秋已经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方秉良也是公司董事长方晓亮的弟弟,公司董事兼副总经理方建秋也是叔叔。但是,房秉良的地位持续下降仍然引起人们的关注。由于公司的性质,创建和发展,方秉良应该是公司的绝对创始人和核心技术提供商。但是,从东方基因的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公司发展历史来看,方秉良的地位似乎微不足道,所起的作用和对公司的贡献尚不清楚,甚至核心技术人员也没有排名。在地位日益弱化的情况下,方炳亮将来会扮演什么角色?必须说,这可能是东方基因潜在争议的症结所在。

研发成本极低且不允许技术障碍

自2016年以来,东方基因的研发费用分别为:952.6万元,1223.37万元和1864.16万元。本年度收入比重为5.08%,5.49%和6.52%。同期,该公司的可比竞争对手明德生物,吉蛋生物和万福生物的研发支出均高于东方基因。三大公司的平均研发费用分别为12.27、11.52和11.81。

东方基因说,这是由于公司初期,规模小和财务实力有限所致。但是,此声明显然令人困惑和困惑。除万福生物成立于1992年,在蛋和明德生物分别于2002年和2008年成立的基础上,以上三家公司与2005年的东方基因相比,没有明显的优势。此外,收入规模远小于东方基因的名德生物,资产规模仅在2018年超过了公司,但只有名德生物在2018年上市,筹集了大量资金。因此,缺乏研发投入和研发实力并不是上述原因的结果。

另外,东方基因的毛利率为:48.08%,48.12%和48.67%,也大大低于上述公司的平均水平78.41%,75.06%和72.33%。即使在类似于企业类型的万福生物范围内:68.49%,61.2%和60.99%仍不小。

Eastern基因远低于行业和科技委员会应用企业的R&D投资,或者表明该公司的技术实力令人担忧,并且在竞争中处于劣势。较低的毛利率不是子行业的特征,而应该是由于公司不重视研发投资而导致的竞争力不足。

应该注意的是,截至上述问题的采访提要,东方基因公司并未对此作出答复或解释。

(文章来源:股市动态分析)

(编辑:DF35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