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新闻

经费萎缩学校关闭 蔡当局被批:只顾走私烟赚大钱

文章作者:来源:www.50x15.com时间:2019-09-26



?

2019年9月6日12: 57: 54 |资料来源:海外网络

字体变大|

字体较小

海外网络9月6日9月,所有本地学校开学,但台湾教育界上演了“门舞”。首先,台中市由于对游戏设施的检查不合格,开办了许多国立小型学校,无须关闭资金,导致学生不必玩耍,使父母不满意。则高等教育资源暴露较少,分布不均,公立和私立大学资源不合理。对此,人民表示抗议,并要求公共拨款:“政府长期以来一直要求学生做功夫,成为台湾的光明,资源在哪里?”

学生父母不满,要求改善国家小型设施

中国大多数小型游戏设施都不合格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9月6日报道,台中市仅有10所国立小型学校,这些学校的游戏设施不合格。每所学校的维护成本为30万新台币至100万新台币,但无法负担得起。由于关闭了游戏设施,小明佑无处上学,这使学校感到非常麻烦。一些学校选择使用幼儿园资金来解决修repair的迫切需要,但是这种做法使幼儿园的其他资金捉襟见肘,影响了学生的权利。岛上的网民直接批准:“这完全符合蔡氏当局的作法,而且一直拆除东墙以弥补西墙!”

在这方面,学生的父母不满意,他们已要求政府迅速解决学校资金短缺的困境,并让学生的游戏设施尽快恢复运营。 “每笔公共费用都应该花在刀上。市政府花费了大量的公共资金来举办一场短暂的活动,但不愿使用游戏设施来改善国家校园?”一些家长直接质疑,“政府是否只担心走私香烟,忙于赚大钱而不教育?”

人们呼吁重视教育,公共教育经费

教育改革联合阵线于5日举行了新闻发布会

同时,台湾高等教育在GDP中所占的比例也在逐年下降。人均教育经费的平均使用量仅占人均GDP的26.33%,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的39.56%;高等教育的主要资金从2014年的1.51%下降到了2017年的1.43%,人们对此一直很不满意。

9月5日,教育改革与统一战线举行了新闻发布会,要求高等教育资源“处于危险和不平衡状态”!增加教育经费;建立教育经费公开审查机制;减少非法私立学校资助或强制退出;每个学生都应该一视同仁,而不是惩罚私立学校的学生及其家人。

台湾辅仁大学的教授戴布芬说,台湾的高等教育资源配置一直是黑匣子。尽管大学规模有所扩大,但教育资源却没有增加。同时,台湾私立教育协会会长陈秋英指出,台湾高等教育的公私待遇也有很大不同。 2014年,公立大学平均每名学生获得的资源是私人工作的5.7倍,到2017年则下降到9.6倍。

不仅是公共和私人,而且“私人和私人,有两种类型”。一些私立大学的学生经费比公立大学高。台湾私立学校工会负责人尤荣辉也表示,近年来有些注册率不好,而且面临财务或入学危机的学校,这笔资金甚至比普通学校的资金还要多。教育部是否鼓励学校克服这些缺点?

谈到台湾教育界的混乱局面,于荣辉显得更加直率。这与蔡英文政府的无所作为是分不开的。自从蔡氏当局任命以来,就没有新的教育政策,执政党也没有对教育给予太多重视。 (海外网络袁如霞)

表决

下载Lichee News应用程序客户端,随时随地观看新闻!

新浪微博

微信朋友圈

微信朋友

QQ空间

海外网络9月6日9月,所有本地学校开学,但台湾教育界上演了“门舞”。首先,台中市由于对游戏设施的检查不合格,开办了许多国立小型学校,无须关闭资金,导致学生不必玩耍,使父母不满意。则高等教育资源暴露较少,分布不均,公立和私立大学资源不合理。对此,人民表示抗议,并要求公共拨款:“政府长期以来一直要求学生做功夫,成为台湾的光明,资源在哪里?”

学生父母不满,要求改善国家小型设施

中国大多数小型游戏设施都不合格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9月6日报道,台中市仅有10所国立小型学校,这些学校的游戏设施不合格。每所学校的维护成本为30万新台币至100万新台币,但无法负担得起。由于关闭了游戏设施,小明佑无处上学,这使学校感到非常麻烦。一些学校选择使用幼儿园资金来解决修repair的迫切需要,但是这种做法使幼儿园的其他资金捉襟见肘,影响了学生的权利。岛上的网民直接批准:“这完全符合蔡氏当局的作法,而且一直拆除东墙以弥补西墙!”

在这方面,学生的父母不满意,他们已要求政府迅速解决学校资金短缺的困境,并让学生的游戏设施尽快恢复运营。 “每笔公共费用都应该花在刀上。市政府花费了大量的公共资金来举办一场短暂的活动,但不愿使用游戏设施来改善国家校园?”一些家长直接质疑,“政府是否只担心走私香烟,忙于赚大钱而不教育?”

人们呼吁重视教育,公共教育经费

教育改革联合阵线于5日举行了新闻发布会

同时,台湾高等教育在GDP中所占的比例也在逐年下降。人均教育经费的平均使用量仅占人均GDP的26.33%,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的39.56%;高等教育的主要资金从2014年的1.51%下降到了2017年的1.43%,人们对此一直很不满意。

9月5日,教育改革与统一战线举行了新闻发布会,要求高等教育资源“处于危险和不平衡状态”!增加教育经费;建立教育经费公开审查机制;减少非法私立学校资助或强制退出;每个学生都应该一视同仁,而不是惩罚私立学校的学生及其家人。

台湾辅仁大学的教授戴布芬说,台湾的高等教育资源配置一直是黑匣子。尽管大学规模有所扩大,但教育资源却没有增加。同时,台湾私立教育协会会长陈秋英指出,台湾高等教育的公私待遇也有很大不同。 2014年,公立大学平均每名学生获得的资源是私人工作的5.7倍,到2017年则下降到9.6倍。

不仅是公共和私人,而且“私人和私人,有两种类型”。一些私立大学的学生经费比公立大学高。台湾私立学校工会负责人尤荣辉也表示,近年来有些注册率不好,而且面临财务或入学危机的学校,这笔资金甚至比普通学校的资金还要多。教育部是否鼓励学校克服这些缺点?

谈到台湾教育界的混乱局面,于荣辉显得更加直率。这与蔡英文政府的无所作为是分不开的。自从蔡氏当局任命以来,就没有新的教育政策,执政党也没有对教育给予太多重视。 (海外网络袁如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