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新闻

探索混合治理机制 激发重大科技创新平台活力

文章作者:来源:www.50x15.com时间:2019-11-19



标签主题:国家系统与深层次治理实验室

混合治理相结合,不仅能充分发挥层级治理的稳定性和集中关注重大问题的制度优势,还能充分发挥市场治理的灵活性和企业实体的监管作用,有利于资源来源的多元化和创新成果的快速转移和转化。

学习贯彻中央四中全会精神

武威

近日,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投票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 《决定》指出,科技创新的体制和机制有待完善。 弘扬科学技术精神,加快创新型国家建设,增强国家战略科技实力,完善国家实验室体系,构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国家核心技术攻关新体系。

《决定》对科技治理体系和能力提出了越来越高的要求 重大科技创新平台是培育创新成果和高新技术产业的重要载体,是国家创新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新时期,在重大科技创新平台上探索新的科技治理理念和新的国家体系具有重要意义。

利用科技创新平台迎接重大挑战

随着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转型的加速,重大科技创新平台逐渐成为世界各国抢占科技创新制高点的重要支撑,如美国国家实验室、德国亥姆霍兹联邦、英国国家物理实验室等。 发达国家根据国家战略需要,面向国际科技前沿,大力打造重大科技创新平台。他们在创新过程中实现了学科间的大跨度交叉和深入合作,并产生了许多突破性和颠覆性的成果。 目前,世界各国都面临着网络信息、生物医学、能源环境、深海深度空、智慧城市等重大挑战。在应对这些重大挑战的过程中,主要科技创新平台发挥了重要作用。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加强国家创新体系建设,增强战略科技实力。 在2016年“第三届科技大会”上,秘书长习近平强调,国家实验室建设应作为加强国家战略科技力量的起点,并指出“国家实验室应成为克服困难、引领发展的战略科技力量” 在今年的NPC和CPPCC会议上,许多代表敦促位于国家创新体系金字塔顶端的国家实验室尽早着陆。上诉的人中有两院的学者。 由此可见,以国家实验室为代表的主要科技创新平台是中国未来战略性科技创新力量 着眼国家战略需求和重大科技创新任务,构建能够进行大跨度协同创新的重大科技创新平台,对于中国引领世界科技创新、获得高水平创新竞争优势具有重要意义。

混合治理鼓励各方关注目标

许多专家指出,科技创新中的薄弱环节和深层次问题根植于体制机制 虽然中国主要科技创新平台的探索已经进行了多年,但许多主要平台往往面临资源来源单一、受依托单位制约、运行效率低下等困难,原因是无法摆脱传统学科支撑和科研管理体制的束缚。封闭性、低效率和刚性的特点使它们无法满足当代科技创新任务的复杂、全面和交叉的要求。 因此,有必要创新重大科技创新平台的运行管理机制。

近年来,“新国家制度”多次出现在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讲话和政府文件中。 人们普遍认为,这是一种创新的体制安排,其基础是通过科学协调、力量集中、机制优化和合作研究,产生重大创新成果,最高目标是国家发展和国家安全。 新国家制度的“新”更体现在当代经济社会背景下对非制度资源的充分利用,以及政府和市场“两只手”职能与社会主义中央集权体制优势的充分结合。 建立新的国家机制的关键在于加强混合治理机制。

混合治理介于市场治理和等级治理之间。它既有市场治理的一些属性,也有等级治理的一些属性。它比后者更灵活和稳定。

主要科技创新平台的混合治理旨在通过一系列正式和非正式的制度安排,充分激发政府、大学和企业等多主体参与平台建设的深层动力。 它不仅能充分发挥层级治理的稳定性和集中解决重大问题的制度优势,还能充分发挥市场治理的灵活性和企业实体的监管作用,有助于实现资源来源的多元化和创新成果的便捷转移和转化。 尤其重要的是,它能够充分协调政府、“委托人”、平台经理、“代理人”和其他利益相关者之间复杂的利益关系,从而鼓励各方专注于重大目标,开展协同创新。 因此,推进混合治理机制建设可以在科技创新领域“充分发挥市场经济条件下新国家体制的优势”。

从四个方面构建混合治理机制

混合治理在全球科技创新治理中逐渐显示出无可比拟的优势 发达国家以国家实验室为代表的主要科技创新平台的治理早已从综合治理转变为混合治理。 近年来,国内新研发机构通过汇集政府、行业、科研等各界创新资源,依托灵活的市场化运行机制,释放出巨大的创新活力,成为区域创新的生力军。 基于我国当前存在的问题,借鉴国外历史经验和国内有益探索,我国主要科技创新平台的混合治理机制应从以下四个方面构建

一是建立民主决策与集中决策相结合的决策机制 在资源转移和共享的基础上,政府、大学、企业等实体建立了成员多样化、流动性强的决策机构,实现了平台重大问题的集中决策。 对于平台内部管理,更依赖于子平台领导基于自身知识优势做出的日常管理决策。一般来说,要充分保障科学家在技术路线上的决策权和控制人和财产的权利,逐步完善和完善基于同行共识和委员会决议的传统创新运行机制。 阿尔贡国家实验室和布鲁克海文国家实验室经历了从大学管理到第三方有限责任公司治理的转变。有限责任公司汇集了大学、企业和其他学科的声音,并成立了一个理事会来决定实验室发展的重大问题。理事会成员的任期有一定的限制,而科学家在具体问题上有很大的发言权。

二是建立稳定保障和适度竞争相结合的激励机制。 在人事管理方面,有必要探索一种层次化、分类化的人事管理机制,打破用人制度和合同制的身份固化管理模式。 在资金管理方面,政府不仅要保持长期稳定的投资,还要吸引企业、非营利组织、风险投资和相关科研机构的资金注入,从而形成多元化的资源投资模式,并在此基础上实现从行政促进向内生发展的转变。 美国国家实验室基本形成了联邦政府、大学、企业、其他国家实验室、非营利组织、外国政府等多元化投资模式。 国内新的研发机构,如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所,都强调运用市场导向的竞争激励机制来吸引、留住和充分激发顶尖科研人员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大大提高了创新效率。

三是建立多主体的监督约束机制。 确保政府、学术界、行业等实体有相应的渠道对平台进行监督和限制 政府可以通过合同治理、不定期检查、中长期绩效检查等方式对平台进行适当的监督。并不直接参与治理,突出国家使命。 学术界通过学术道德评价、重大成果同行评价、委托建立项目的国家项目认证等方式保证底线要求,突出学术前沿的积极引导。 大多数重大科技创新平台应充分吸收利益相关者的企业意见,更好地反映产业化需求,不断增强平台承担“谱系任务”的能力

第四,建立自发适应和合作适应相结合的适应机制。 在自发适应方面,充分结合以项目任务为中心的纵向组织和以学科领域为中心的横向组织的优势,采用扁平化管理模式,快速便捷地承担重大创新任务。 在协调和适应方面,以任务为导向,通过衔接机制、溢出机制和增值机制的耦合,与中央和地方政府、企业、社区、大学等实体充分互动,实现平台的网络化发展。 总体而言,在大科学大工程时代,要实现“点进线,线进面”的重大科技创新模式,必须采用点、线、面、体相结合的“一体化合作”科研组织模式。

上述四种机制相互关联、相互影响、相互作用,既能充分发挥层级体系的稳定性,又能与多个治理机构合作,满足重大科技创新对创新资源的需求

(作者是浙江大学中国科学教育战略研究所科技管理研究所副研究员兼副所长)

[编辑:苏余一]

请保留这篇文章的链接:

-